同济学生坠亡后续:家属称孩子被导师要求住实验室一年多

新京报快讯(见习记者 陈丽媛)1月5日,同济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陆某疑因长期被导师压迫坠亡的消息引发关注。1月6日,其父陆军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015年7月陆某开始跟随陆琰君,到2016年9月,陆琰君为了让陆某为其工作,要求陆某居住在其负责的同济大学医学院实验楼509实验室内。对此,同济大学实验室与设备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实验室是不允许住人的。


在陆军提供的陆某与导师陆琰君之间的聊天记录中,新京报记者看到,2015年8月22日10点40分,陆琰君曾对陆某说,“你是否可以周一来,晚上睡在实验室,周二回去,周三休息一天,周四来,晚上睡在实验室……床垫和被子可以买好一点的,你到淘宝上找到了,发我链接,我去付钱。”

 

陆军称,陆某先是睡在实验室的沙发上,后来在陆琰君的建议下,在淘宝上买了一张行军床,就这样住了一年多,只是偶尔回家(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拿一些换洗的衣服。

 

新京报记者在同济大学实验室与设备管理处官网发现,同济大学曾于2016年12月14日修订实验室安全管理工作规定。规定显示,学校实验室应与设备管理处、保卫处等部门组成学校实验室安全专家督导组,采取定期和不定期相结合的方式,对全校各类实验室进行安全检查和督导。

 

对于实验室是否可以居住,同济大学实验室与设备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实验室不能住人。“我们定期检查的,实验室不可能住人的,怎么可能有人住在那儿?”

 

对此,新京报记者通过邮件向陆琰君求证,截至发稿仍未获得任何回应。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丽媛 编辑 潘灿 校对 李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同济学生坠亡后续:家属称孩子被导师要求住实验室一年多